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香港法律界:香港国安法为“一国两制”保驾护航

   黑帽廉颇   

香港法律界:香港的《国家安全法》为“一国两制”保驾护航

香港《国家安全法》的颁布和实施,对于建立和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体系和执法机制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过去几天,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支持和支持 ,认为香港的国家安全立法反映了中央政府对香港的高度信任和对这两个制度的充分尊重,这不仅填补了香港法律上的漏洞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同时,也保护香港 。公民的根本利益。

香港资深律师青宏说 ,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的宪法责任,但令人遗憾的是,自香港立法会回归以来的二十三年里,“阿拉伯人”等混乱局面达到《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目的。地方立法遥遥无期。“2014年的非法占领中国使香港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去年,《条例》中发生的可怕暴力事件层出不穷。香港的社会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和破坏。”庆宏认为,中央政府及时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是非常必要的,必将帮助香港社会重返正轨。

维持国家安全的权力是中心,香港的国家安全立法也属于中央机关。”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会柱指出,在起草《香港基本法》时,国家安全被明确列为中央机关。她说 ,《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未能完善本地法例,使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有很大的隐患 。近年来 ,有人呼吁“香港独立”和“投机炒作”,以违反“一国两制”的方式行事。中央政府及时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的行动是为了填补相关的法律漏洞  。

“香港不能成为国家安全的风险港口  ,中央政府永远不会让香港继续混乱。在国家一级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是大局上的明智之举。”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基本法教育协会主席梁美芬说,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可以说是“法治”的良药。相信在香港《国家安全法》的陪同下  ,香港的经济将逐步复苏,整个社会将逐步好转,“一国两制”也将是稳定而深远的 。

“香港的《国家安全法》不仅坚持“一国”原则 ,而且尊重“两个国家”。谭惠珠强调,香港处理大多数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案件的能力是高度自治的体现 。声称的“高度自治权受到侵蚀”。她认为  ,绝大多数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都属于香港本身的管辖范围。只有当案件涉及涉及外国或外国部队干预的复杂局势,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管辖权却很困难时,特区政府才有严重的情况,不能有效执行《香港国家安全法》。中央政府只有在对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实际威胁时才拥有管辖权 。“我认为以上三种情况将是非常特殊和罕见的 。”

香港全国人大代表,律师廖长江说 ,香港《国家安全法》的规定在很大程度上考虑了普通法的特点  ,例如无罪推定,保释制度,以及两项针对一项罪行等的审判,并且还关注如何保护和保护香港公民的自由和权利。“这些规定保证对案件进行专业,公正和透明的处理明确公开,保证了今后法律的有效执行 ,并有严格的制度监督。我相信《香港国家安全法》不会对香港的司法独立产生任何影响。”廖长江说 。

他说:“我很高兴中央政府听到了律师会的声音 ,并采纳了许多意见。”香港律师会会长彭运喜说 ,《国家安全法》不仅涉及香港超过700万人,而且涉及该国14亿人口的共同利益和安全。它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有权根据《宪法》制定和制定法律以维护国家安全。《国家安全法》将大部分工作移交给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部门以执行和起诉 ,香港法院对相关案件进行了审判。她认为 ,这反映出中央政府对香港法律制度的信心和尊重 。关于《香港国家安全法》,她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充分消化和准确理解有关内容。

“香港市民是十四亿中国人民的一部分,维护香港的国家安全理所当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 ,高级顾问冯华健说,中央人民政府迅速起草了《香港国家安全法》,香港人民也有责任将该法律公布。全面实施。

梁美芬感叹,参加“仪式”暴动的年轻人在大街上挥舞着其他国家的旗帜 ,并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来挑战《基本法》的基准 ,这非常令人痛苦。她说社会不应容许某些年轻人继续对《基本法》和《香港国家安全法》产生严重误解。他们应该帮助他们重塑法治观念 ,并在将来成为香港社会的合格建设者。他说:「中央政府已协助香港填补法律上的漏洞 。现在该是香港加强执法工作的时候了,无论是警队 ,检控,法庭,教育等,都必须尽自己的力量。”梁美芬说。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pttksadl.cn/hk/172573.html